傲慢与偏见

傲慢是什么?是立场。自以为正确,所以难免傲慢。高傲地竖起厚厚的不透风的隔离帐,在狭窄逼仄的封闭空间中肆意臆想着帐外的蝼蚁哀哀爬行,任由偏见在其中疯狂生长,直至紧紧勒住人的脆弱而不堪一击的喉管,却死也不肯斩断,任由偏见死死控制,在自身的想象里醉生梦死地狂欢一一优越,理智,正确,高尚。 
 
偏见意味着什么?如泥沼。陷入泥沼的人多半不自知,于是一言一行间无可避免地会留下泥点子。届时旁人恐怕因了这泥痕,毅然决然甩下不屑的冷然的目光,眼睁睁看着泥沼中人愈发偏离理性的轨道,冷笑地自以为独善其身,又踏入了傲慢里,去而不复返。 
 
人性的怪圈。一个出不去的莫比乌斯环。 
 
我们终其一生渴望成为智者。我想智者会选择把这个无解的莫比乌斯环撕开。

【别柳】口是心非和梅子枝头黄否的长评

 @将烨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抱歉,因为生了场蛮严重的病,养病的时候只抽空上了几次lofter。早早说好要写的长评,拖到一个月后才发出来,第一次承诺要写长评就食言,真是特别抱歉。。。


一切解释权归烤肉所有,若有要求,立即删除。


我废话真多






    每个人应该都有某个瞬间,觉得心脏在胸腔里猛然活起来,有规侓而快速地跳动,仿佛此前从未察觉到这颗心的存在。


    我就是在无意瞥见“口是心非”这个标题时体会到的,好像是一把开启了远古记忆的钥匙,带着一场迟来了多年的洪讯,汹涌而来,温柔,却澎湃,勾起从未远去的少年心事。从此觉得,别柳真是一对超有青春感的cp啊。


    你看,两个人多相似,相似的优越和灵气,相似的耀眼和骄傲,以及······傲娇。或许是这样,才让这个标题如此的传神。心里隐隐约约地察觉,但不说,我就不说,直到实在等不及,满面赤红地别扭地在心底质问“笨蛋你到底懂没懂啊”然后沉默地等待那个在心里撩起甜蜜涟漪的回答。


    口是心非,抵死不认。这剧情放到别的任何一对全职cp上恐怕我都会嗤之以鼻,但若是别柳,只会使人感觉全身浸在清凉的雪碧里,抛弃了一切冗长而繁杂的世故与老练,莫名其妙却顺理成章,最后才感叹一句“少年意气”。就像烤肉所说的,别柳这一对“最有少年感,足够青春也足够作”。柳格格将她的少女心事暗暗地细细地裹在逞强的外壳下,那句“喜欢刘小别”的玩笑话里,藏着多少馥郁酸涩的情味,想必除了柳格格自己,谁也不得而知。至于刘小别,他的喜欢,想必小心翼翼地存放在那一箱东方树叶里吧。


    多傲娇的两个人呐,可又让人忍不住想:他们怎么这么好。


    烤肉把他们变得格外立体,欲说还休的心里描写,和总是恰到好处的景致,似乎只是明白清晰地展现给我们他们的一个侧面,至于不明白的、模糊混沌的那一大部分,烤肉作为作者,好像无法控制了。他有他的傲娇和隐秘,她有她的较劲与不可说,无数曾在心里划过的如流星般的明晰或不甚明晰的心事,我们都不懂得,它们都随着风和岁月逝去了。


    笔下的人物具有独立的思想和性格,不再跟随作者的情绪和思路的变动而变动,是多少人在数十万甚至是数百万的文字中企图做到的。烤肉的文字与之相比不过寥寥数语,却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或许正因如此,我们才会细细地揣摩他们的每个动作、每个神情的用意和心理,想要多抓住哪怕仅仅是一点点的故事之外的隐意。这种感觉于我而言是非常美好的,感谢烤肉,送给我们这么好这么好的刘小别和柳非,还有他们的故事。


    再说说梅子枝头黄否。


    如果说口是心非是一朵庭前默默开落的花,那么梅子枝头黄否就是一枚迟来但美好的果子。


    【“你这话也只能骗骗刘小别了,连你们微草的那帮直男都骗不过去。这还只是仗着人家刘小别喜欢你……不是我说你,非儿,既然你俩都捅破那层窗户纸了,彼此就都坦诚点,现在刘小别已经足够坦诚了,你要是还这么口是心非下去,现在他有多喜欢你,以后就能躲你多远。”


苏沐橙不怕事大的问一句:“能有多远?”


楚云秀从镜子里和她对视了一眼,尽管窗外大雨倾盆,可她们彼此都笑得明媚又亮眼。




“天涯海角吧。”




毕竟那个死傲娇那么喜欢你啊。】


    这段话是真的实实在在地撩动了我的少女心。


    当看到柳非裹在被子里和自己较劲时,我哈哈哈哈地笑了半分钟。


    只有少男少女才执着的那一句表白的仪式感,仿佛这一句话不说就什么都不算了似的,所以显得尤为珍贵。


    还想说说题目。我本不是多在意文章题目的人,但这个标题是真真切切地击中了我的心。


    正值梅雨时节,年轻的姑娘俏生生立在树下,看似漫不经心地抬起手,眼波狡黠地指着树梢问那个正倚着树干的清瘦少年,梅子成熟了吗?


    酸涩的梅子成熟了,我的心事,你知道了吗?






第一次写长评,可能会有些许不妥和稚嫩之处,望包涵。


抱歉实在是写不出满口溢美之词的强烈表白式长评,想来想去还是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与别柳有关无关的班门弄斧的见解。


还是那句话,尊重作者,侵权必删。